浮提³

又至

这么多年过去了……

他支肘俯身望着窗台下的树影,一遍遍捋着回忆。

一根烟亮着一点火星,在一片黑暗里一眼就能看到。

他闭上眼极轻地吸了一口,在云雾缭绕的快意中,吐出一笼缠绵的唏嘘。

零星的路灯托着昏黄的光,小心翼翼和黑暗打着商量——却依旧只映出他隐在烟雾后的轮廓。

路灯懊极丧极,垂头不言不语。

忽然,他手里夹着烟,笑了起来。抿着嘴,眼睛里有光。——比天上的星星还亮。

他渐渐直立,又缓缓弯了腰,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似的蹲下。他仿佛要因这无止境的笑溺毙在黑暗里——直到一片暖色灯光兀地刷去黑暗。

扣环掠过直竿迅速聚拢,一声脆响。他还不及反应,手中便是一空。

“诶,我的烟——!”

他劈手去夺,来人却把烟藏在身后,闪身一避,借着惯性揽住他。

这才过了一招,他就想认输了。

他认命地伸出手,揽住来人。

那人的呼吸打在他耳畔,略颤了颤,仿佛想说什么——可下一刻响起的,却是他自己莫名其妙的笑声。

“……”

耳畔扫过一声叹息,那人放开了他,目光同他相触。他一眼瞥到那人微翘的眼角,暗自收藏其中的笑意与无奈。

待他捧着那人的手,好容易收住笑时,却是眼泪都笑出了一汪——一眨眼,就扑簌落下。

那人到底是笑了,伸手抹去他脸颊上的泪痕——屋里的机械钟咔哒一声走到零点,迎来又一天的新生——他听见那人笑着对他道:

“七夕快乐。”

他恍然——今天居然也是七夕。心里快速地咂摸了下这巧合,他也灼灼地看着眼前人,道:

“七夕快乐。”

回答他的是一个深吻。

四周声响一应都停了,树影静静地、一动未动。

许久,轻轻的喘息弥散在暖色灯光与黑暗的交织处,他们抵着额头,两条手臂伙同手掌各自成圆,将对方圈进自己的属地。

“回房间吧?陪我喝酒。”
“……嗯。”

扣环黏腻地划过直竿,一个个不情不愿地列着队站岗。

窗台渐渐没入黑暗,路灯悄悄团着自己的亮光,看见窗台地上被捻灭了的烟蒂。











烟蒂:“嘤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9)